閒聊客棧。

在聊八卦之前,路人甲先呷口酒,暖暖身。「嘿,聽說祝員外後天正午要發紅蛋,發到傍晚。」

「什麼?」路人乙差點噎到,連連喝了好幾口茶,難以置信驚道。「你…你你說是那個祝家嗎?那個小氣吧啦的祝員外要發紅蛋?」

提起祝家,蘇杭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,不是因為祝家躋身蘇杭前五的富豪,而是祝老頭的吝嗇是有名的一等一,他常掛在嘴裡的是“開源節流”、“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”、“由儉入奢易,由奢入儉難”這幾句話。

話說有次祝員外難得買了次字花卻中了大獎,朋友笑鬧要他請吃鮑魚及魚翅,沒想到祝員外二話不說,爽快點頭應允,只提了一個條件:

因鮑魚、魚翅乃高貴料理,為讓眾人大開眼界順便大飽口福,歡迎眾人各帶兩盤以上的佳餚共享,非親非故有意共享口福也歡迎依法照辦,即可蒞臨。

這話一出,眾人莫不大吃一驚,同時又樂得準備大吃一頓,非讓祝員外荷包開個大洞,無不紛相走告。

到了請客之日,好客里的人幾乎全到齊了,各自帶了幾項家常菜前來,在眾人納悶不見廚子及廚具還有食材時,祝家僕人早就將客人帶來的菜東湊西湊就成了好幾桌,只見主桌菜色最豐盛,而且還全是免錢來自街坊的免費奉獻。

當下,這些街坊不僅傻眼,甚至連當場打道回府的念頭都有。

「各位,別客氣,來來來。」當事者祝員外非旦不覺得臉紅,還笑嘻嘻招呼著客人。「請隨便找個位子坐。」

街坊們你看我我看你,無不嘆了口氣。

菜都被祝家收走了,主人又這麼熱情,他們不僅是住在好客里連同骨子裡也是好客的人,眼見祝家另外提供了些茶酒,雖不頂極但依祝家員外出名的小氣也算賞臉了,更何況除了自家的菜也沒吃過別人家的菜,也算新奇,雖嘀咕暗罵祝家這老狐狸撿了個現成便宜,也僅是摸摸鼻作罷,紛紛入座後更因這事起了話題聊了特別起勁,氣氛也變得融洽無比。

正當大家酒酣耳熱,七分飽時,終於有人按不住性子開始敲空碗么喝起“祝員外,說好的鮑魚和魚翅呢?在哪!咱們等這麼久就在等這兩道菜!還不快點上!"

只見祝員外從主桌直起身,堆著笑,「各位鄰坊,別急,我已經吩咐家僕準備了,一會就上。」

「可別誆人啊!祝員外,說好是鮑魚和魚翅。」說實話,他可一點都不相信祝員外會一夕改性大方起來,只是好奇心會殺死一頭貓。

他就是想看看小氣的祝員外到底在變什麼花樣,若能真吃上鮑魚和魚翅也是好事。

「一定、一定。」祝員外說得極其誠懇,「說好請各位鮑魚和魚翅,祝某說到做到。」

見祝員外誠意十足樣,眾人倒有些不好意思呢。

或許他們都誤會祝員外了,祝員外也沒傳聞中不通人情,小氣不認帳嘛。

不一會,果然見祝家僕人端上一盤盤菜,每桌一人一盤。

一人一份耶!以祝員外過往行徑這可是破天荒的大方了,但眾人見到餐盤卻一點都不興奮。

小、好小、怎會這麼小?

眾人滿臉疑惑盯著不應該叫小盤而是叫小碟才對,碟中有個小紙包。

「各位別客氣啊!你們的鮑魚和魚翅都來,僅管吃!千萬別客氣啊!」祝員外在詭異的沉默裡一貫笑著熱情的招呼大家。

呃…或許鮑魚和魚翅太稀有也太昂貴了,至少祝員外願意讓他們嚐個味…

眾人神色複雜打開小小的紙包,一見包內物時皆想吐血。

只見小紙包裡是一條隨手可見的鹹魚乾,而且特小,比他們家裡的還小,另外有幾根酥酥的…馬的…根本就是正常人不吃的魚刺!

「祝員外!這哪是鮑魚和魚翅!這根本根本就是……」指著小碟子裡的菜,有人氣到連話都快說不出來!

「是包魚和魚刺啊!」祝員外看了看手上碟子裡的菜,無辜的眨巴著眼,再拿起酥酥的魚刺扔嘴裡。「各位,這魚刺特好吃,又酥又脆,當零嘴也好吃,千萬別客氣了!快用快用!」

見祝員外唱作俱佳,再大的火突然也消了,眾人只能無奈的搖頭。

原來鮑魚和魚翅到祝員外眼底就成了包魚和魚刺,活這麼大也算長見識了。

後來,這事成了祝員外經典小氣事蹟中最為津津樂道的笑話。

這樣的祝員外居然要發紅蛋,天要下紅雨了,而且還從正午發到晚上傍晚,這是多大的手筆啊。

「真的真的,祝老頭這次不是誆人。」路人甲看出路人乙的納悶,笑呵呵搖搖食指,「再小氣的人當爹後,想替孩子討個好彩頭就不能省。」

「祝員外,有孩子了?這真是天大的喜事呢,可真要恭喜他了。」祝員外除了小氣外,也因年紀一大把卻膝下無子,急得他到處打聽便宜快速的求子秘方而廣為人知,這求子求了也有五個年頭了,沒想到真求出了個名堂來。

「可不是嗎?對他當真是天大的喜事。」路人甲突然湊近路人乙的臉龐,神秘兮兮,「你知道他求到幾個孩子嗎?」

路人乙倒抽一口氣,伸出兩根手指頭。「莫不是雙胞胎?別告訴我是龍鳳胎!」

祝員外平日為人小氣也不見多做什麼善事,憑什麼這麼好運啊?

「不不不!」路人甲揮了揮食指,「是三胎胞啊!而且還是二男一女。」

「太不公平了!祝老頭上輩子是燒了什麼好香啊!三胞胎,男女都有了。好命!真好命!」路人乙頓了下,「是哪家的秘方這麼靈?想必也沒花太多錢吧?」

「別想著發財了,是廣德寺。」路人甲輕嘆著,他也想發財啊,可就神佛生意做不了啊。「這二年祝夫人虔心向佛,不時去廣德寺上香求子,還真求到了。只能說神佛太慈悲了,這紅蛋便是還願才發的。」

路人乙用力拍了下大腿,「既是如此,這紅蛋也算神佛加持過,非去不可,難得可以吃祝員外一頓,你趕緊告訴大家,我也叫所有親朋好友全去拿蛋。」

「這當然,我已經告訴我那排的鄰居了。」路人甲嘿嘿笑了。

這頭聊得開心,卻不料祝家那頭正在鬧事呢。

 

****   ****

 

「我不准!」祝夫人柳眉橫豎,氣呼呼道。「平時我都讓著你,這次可不成。」

「哪裡不成,我可是孩子的爹,我說了算!」祝員外脾氣也上來了。

這二年夫人光上香求子就花了家裡不少銀兩,居然還發願要發紅蛋,而且一發就一下午,想想又要再花多少銀兩,要不是跟神佛不能毀約,他還真想說這三個孩子一出生就花錢,搞不好是來敗他祝家。

三個孩子三張嘴又是不小的開銷,他真想問神佛是故意整他嗎?他求子歸求子,可也只要一個就夠了,沒事還多送兩個幹嘛?

所以,他更要取個好名來博個彩頭。

「妳說!祝發財、祝田多、祝長壽這名字哪不好聽!人說取名要慎重,天天叫叫久就會成真,我多替孩子們著想啊!哪個不是有錢有房有福啊?」

「我說難聽就是難聽!這三個孩子是神佛贈我的寶貝,你那俗氣名字哪配得上他們?我不管!我不准我的孩子叫這爛名。」

「爛?俗氣?」祝老頭倒氣了,「神佛贈妳沒我出力能成嗎?既然妳嫌我取得俗氣,妳就取看看啊!」

看著窗外碩大的菊花,祝夫人突然靈機一動。「常言道梅蘭竹菊是四君子,所以我要各送一字給孩子們,就叫祝梅霖、祝蘭方、祝竹音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微笑永不退

三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